上海增设幼儿园中小学教室空气质量标准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9日

1月17日上午,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专题审议会上,“加快污染治理,改善环境质量”专题会成了最热门的一个会场。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苏州设计研究院董事长、党委书记戴雅萍提出给幼儿园和中小学教室安装新风系统的建议,该建议事关千千万万孩子身体健康。戴雅萍说,学生到校后90%的时间都待在教室里,如果教室空气受到污染,孩子们无疑就成了“受害者”。而给幼儿园和中小学教室安装新风系统同时也是全国众多家长的共同呼吁。

2016年,上海全年只有两天重度污染,16天轻度污染,PM2.5浓度已经从原本的53微克/立方米降低至45微克/立方米,但人大代表们还是忍不住要向环境污染“开炮”。

图片 1

遭遇类似情境的还有教育问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即便上海是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教育部“教育均衡”质量考评的省市,上海的人大代表还是要在教育问题上抢着发声。这其中,包括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空气污染致儿童呼吸道感染高发

1月15日,上海市人代会开幕第一天,韩正就在参加浦东代表团小组审议时提出“孩子们太苦了”,要求大力整治教育培训市场。

戴雅萍调查资料发现,学校教室等公共场合,在雾霾天即使门窗紧闭,室内PM2.5的浓度依然与室外雾霾很接近,在室外雾霾不严重的天气,室内PM2.5浓度甚至是室外PM2.5浓度的几倍。由于儿童新陈代谢快,呼吸频率高于成人,抵御疾病能力却比成人差,所以受PM2.5的伤害更大,PM2.5会影响儿童生长发育和智力发育并诱发儿童呼吸系统疾病。

1天后,在“加快污染治理,改善环境质量”专题会场,市人大代表、上海理工大学环境与建筑学院副院长黄晨举了无数次手,总算“抢”到了第14个发言。她牵头提出的《关于建议制定〈上海市幼儿园、中小学教室室内空气质量管理条例〉的议案》成为本次上海市人代会上“代表背书”人数最多的议案——44名代表在议案附页上签字,留下自己的工作单位和手机号码。

图片 2

黄晨平时的工作,与环境、建筑相关,她在翻阅了大量书籍并注明数据出处后,在议案中写道:“现代人每天80%以上的时间在室内度过,根据实测情况,南方地区中小学教室的PM2.5含量超过了目前室外一级标准35微克/立方米的3倍;对中小学上课期间的二氧化碳实测发现,60分钟的课堂时间,其浓度可以达到3000ppm,是目前中小学标准1500ppm的2倍。”

另一个调查结论也令戴雅萍倍感焦虑,她了解到,在教室静坐的条件下,每个人每小时大约呼出15-20升二氧化碳,一个50人的教室,每小时也要呼出750-1000升二氧化碳!空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达到3%时,人体呼吸加深;长时间吸入浓度达到4%的二氧化碳时,会出现头晕、头疼、耳鸣、眼花等神经症状,同时血压升高;浓度越高,引起的人体不适反应越严重,甚至导致死亡。

研究表明,当二氧化碳浓度在600ppm4800ppm时,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越高,学生作业效率越低,作业错误率越高。

新风系统如何改善教室空气质量?

令人担忧的还有青少年学生的健康问题。全国建筑环境与儿童健康研究发现,学龄前儿童过敏性哮喘发病率在近20年来飞速提高,而上海地区目前已成为全国之首,儿童哮喘发病率接近10%。

从技术的角度,新风系统能够从室外引进新鲜空气,对其净化过滤之后送入室内来替换室内的污浊空气,从而改善室内空气质量,显著减少室内的PM2.5、病菌和二氧化碳。中小学幼儿园教室安装新风系统有绝对的必要性,也有很高的可行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