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中心座谈会:怎样资助 贫困生自己做主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2日

“今天这个座谈会,请大家提一下对资助工作的建议,可以是院系资助工作好的经验,也可以是大家认为的我们资助工作中不好、不公正的地方,希望大家能畅所欲言”。10月10日晚,资助中心工作座谈会在大学生活动中心409室召开,学工处处长祝欣、资助中心负责人张淑娟、资助中心万文、周美雄出席了座谈会,向40余名院系贫困生代表“取经”。
结合专业优势,打造“专业义工”“我校义工是培养贫困生感恩意识的重要举措,但我觉得义工应是学生发自内心的自觉行为,学校强制组织受助学生做义工的形式不好。”一个同学反映道,他的一位同学由于接受了资助,组织时一大早就要出去做义工,这位同学也在外面做了家教,造成学业负担较重,希望能改变强制做义工的做法。“义工不是强制,而应该是自愿参加的”,万文马上表态,“一些小的义工由院系组织,而资助中心只组织一些较大型的义工活动,但无论哪个义工活动都是以学生自愿为前提的,而且我希望学生义工能与专业知识相结合,既可以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也可以在义工过程中得到锻炼。”
“我们生命学院有这样的做法,把‘资助——义工’形式变为‘以勤代补’的方式,让学生为农民工子女做义务家教,在班级里担任班级资助助理,在武汉植物园担任义务植物讲解员等。”生命学院代表向大家介绍生命学院对贫困生资助的经验。她表示,由于家教、班级资助助理等时间可自行安排,贫困生可选择在空闲时进行工作,而为农民工子女做义务家教,既能给“弱势群体”农民工子女以帮助,也可以培养贫困生的责任意识,“此外,由于生命学院学生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植物方面的知识,做植物解说员也能使专业知识得到巩固。”图片 1学习成绩好坏不是资助与否的唯一标准会上,社会学系代表提到,并非每个贫困生都能表现优异,“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同学成绩并不能达到获取奖学金的资格,一般的小额资助和勤工俭学又不够他们的生活费,资助中心在资助时能否考虑到这些同学?”“我们院也出现过这些情况”,生命学院代表补充道:“主要是一些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同学,虽然很努力,但由于原来基础较差,学习方式不同,甚至有时候会出现挂科的现象,但他们的确也需要资助。”
针对这个现象,张淑娟表示,资助中心也向银行反应过类似问题,但不能挂科是银行的硬性规定,资助中心没有决定权。“我们也曾碰到这种情况,有些贫困生选修课没有及格,但这并不影响毕业,我们帮助他们开具证明,最后也让他们获得了资助。”“但我们也不能一点都不看成绩,本来这条规定正是给学生一个激励”,祝欣接着说道。资助中心人员表示:“我们是站在学生立场看问题的,能给贫困生以帮助的我们都会尽量争取。”
贫困生也有偶尔“奢侈”的资格资助中心人员担心一些贫困生将补助用于高档消费,征询是否能把“拥有电脑的贫困生不能再得到资助”写入规章制度,立即遭到了大家的反对。
院系代表们表示,有些贫困生确实需要电脑等进行学习,如计算机等专业。一位大四的同学表示,贫困生其实也应该有偶尔稍为“奢侈”一下的机会。他的一位同学在领资助时遭到旁边同学非议,‘他吃的穿的什么都和我差不多,他为什么能领到资助?’导致那位贫困生不敢领取资助。“在大家印象里,贫困生好像就应该吃最差的,穿最差的,但我觉得贫困生并不应该这样。再穷,吃总不能亏待自己吧,贫困生也应该有发展自己兴趣的机会,我也是贫困生,但我非常喜欢旅游,如果我有2000元生活费,在假期我或许会省下一半生活费进行旅游。”他觉得只有消除大家在观念上的歧视,才能最终做到贫困生与非贫困生之间的相互尊重。院系贫困生代表们还就贫困生的精神教育、感恩意识,资助范围的额度和广度等进行了讨论。席间,祝欣和资助中心人员多次问道资助工作是否存在不足与问题,向广大贫困生征询意见。

10月10日晚,学生资助工作座谈会在大学生活动中心409成功召开。校学生工作处处长祝欣,校资助中心老师张淑娟、方文、周美雄等出席了此次座谈会。据祝欣处长透露,今天下午已经召开了辅导员资助工作座谈会,下星期将举行校级资助工作报告会。
召开此次座谈会,旨在了解资助工作在学生中的开展情况,并反馈广大同学心声,广泛收集大家的看法,以便将资助工作推向高峰。
座谈会在热烈的气氛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会上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深入发表了各自对资助工作的看法。其中重点讨论了贷款的发放情况、奖学金助学金的评定情况,以及在同学们在给予精神方面引导的实施情况,以勤代补行动的贯彻情况,以及义务工作的落实情况等。同学们踊跃发言,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
会后,祝欣处长认为本次会议反映的情况非常真实,非常有价值,学校将尽快解决大家普遍提出的问题,继续发扬各院系的优秀做法。他同时希望,贫困同学要自尊、自信、自强,好好珍惜大学里学习锻炼的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