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杨奎松:学界为何没有令人信服的战史著作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17日

  【编者按】近日,最新一期抗战史学术期刊《抗日战争研究》一口气推出了15篇笔谈文章,邀请国内外知名抗战史学者就“如何推进抗日战争研究”发表见解。王建朗、步平、杨奎松、李晨、吴景平、罗志田、茅海建、桑兵、章百家、黄道炫、臧运祜、入江昭、久保亨、波多野澄雄、裴京汉等学者参与笔谈,讨论抗战史研究的视野、方法和热点议题。澎湃新闻经授权选刊部分文章与读者分享。

原标题:湘西会战是日军主动撤退?日军承认战斗惨烈伤亡破万

图片 1

原题:广西大反攻是日军主动撤退?日军战史承认战斗惨烈伤亡破万!

杨奎松

原创文章 作者:hsy、璿

  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印象:《抗日战争研究》杂志很少发表研究战争史的文章。现在看,这一倾向近几年可能还越来越明显了。查2010-2015年《抗日战争研究》的发表目录,可知只有很少几篇沾了一点儿战史的边儿,其他文章都是谈这场战争方方面面的影响的。  当然,这不仅仅是《抗日战争研究》杂志本身的问题。但我相信,所有关心抗战史及中日关系的学者都能理解,一方面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后30多年来抗战历史宣传的热度持续升高,许多史实和数字明显失真;一方面是中国学界始终没有拿出建立在可靠的交战各方档案文献史料基础上,可以让中日及国际学界信服的战史研究著述,这绝对是中国抗战史研究工作者的耻辱。  我是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接触抗战史的,当时这方面的问题已很明显。人们非常强烈地想要知道这场持续了八年的中日战争到底是怎么打的,为什么在正面作战中国、共军队始终不是日军的对手,为什么中日交战中方总是伤亡惨重的一方,原因何在?国、共、日三方军队在军事思想、战略计划、作战指挥、部队协同、组织系统、装备火力、后勤补充、兵员配备以及单兵素质方面,具体有哪些异同和差距;在双方实力相差极大的情况下,国、共两方究竟谁打得好一些,哪些战役或战斗打得好些,哪些时段打得好些,哪些部队打得好些?打得好些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是战略方针计划问题,是统帅部指挥问题,是前方作战将领的能力问题,抑或是某些部队装备、训练、战斗力和士气相对强些?在当时条件下,在过了将近两代人,又长期不能全面客观地研究抗战史之后,
国人最需要了解一个贫弱、分裂的中国,具体靠些什么人以及如何一仗一仗地顶住了强大日本的入侵,把战争坚持下来的。  当然,抗战战史研究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曾有过一度热潮。由于先是台湾,后是大陆,集中披露了不少国民政府军事档案史料,出版了不少国民党将领的回忆资料,因而两岸都出现过考察研究国民党军正面战场作战的热潮,出了不少研究成果。但是,一方面战争条件下国民政府所藏的战史史料相对有限,散失很多,缺口极大;另一方面,当年国民党军队呈送上峰并得以保存下来的战报史料等,包括后来将领的回忆资料,都有良莠不齐、水分较多的情况。在缺少其他一手史料,尤其是缺少日方史料印证的情况下,要想重建史实,实在问题多多。如台湾官方就曾依靠这类史料编撰过多套战史著述,其中仅各种歼敌数字就难以让人信得过。  与国民党方面战史资料披露的情况相比,中共方面的战史资料可供查阅和利用的相对更少。即使在改革开放许多年后,普通研究者往往也只有当年公布出来的战果数字可用。20世纪90年代末,一份官方发表的中共中央1944年3月21日下发的《关于改变加倍数目发表战果的作法的指示》显示,从1937年秋至1944年春,长达六年半之久的部队上报和报上公布的战果数字,都有出于宣传加倍发表的可能,这就让研究者在利用战时部队上报的战报资料时不能不格外慎重小心。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获得真实的史实和数据,自然也十分困难。同研究国民政府战史问题一样,研究中共抗战期间的战史也非得找到更多方面的相关资料,特别是要与日方史料进行印证,否则同样无法准确建史和叙史。  日本战史资料相对可靠,除了它的军事和作战史料保存相对比较系统和完整外,也和日本军制及户籍制度有关。日本实行的是征兵制和预备兵役制,每个师团从士兵到中下级军官都来自于同一师管区,平时亦驻守该地区。而日本实行的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绝不会出现如中国抗战期间军队随便抓丁拉夫,逃了死了连姓名都弄不清楚的情况。日军人员死亡及伤残需要从原地区补充,因此伤亡,尤其是死亡的统计必须严格、准确,才能向家属和民众有所交待,从而有利于征补新的兵员。自然,日方史料也并非完全可靠,一般基层不瞒报,故战斗详报较可靠,但上层有时有瞒报,因此也需要注意鉴别。同时,战史研究,特别是战果性质的研究,要做到十分确切,本身就比较困难。这和作战期间相关方进行战场统计和有效保存资料极其困难的特点有关,日方战史资料也有同样的局限性。故单靠任何一方的史料来还原战场情况,尤其是对方损失情况,都不十分牢靠。要做到比较准确地还原战场情况和交战经过、作战效果等等,非得靠多方史料相互印证,包括运用其他相关技术性资料做深入细致的分析不可。

目前抗日战争史研究中,很多学者都把1945年春夏之交的“湘西会战”作为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次大捷,对之后的反攻作战不屑一顾,认为这些战役只是在日军主动撤退的前提下,中国军队只是跟在日军屁股后面收复失地而已。更有甚者将8月14日第26军一部反攻全县失败,戏说成中国在8月14日仍然在丧城失地。因此,这些战役得到了一个非常不雅的外号“跟进式反攻”。但是,近年来,随着抗日战争中国方面档案的大量公开和日本相关档案的引入,日军在抗战末期正面战场的溃败情况也被揭开了盖子。本文要讲述的正是战役中的一面——反攻广西的战果。

图片 2

首先从收复领土来看,45年的反攻广西至8月15日日军投降日止,几乎光复广西全境,先后收复南宁、柳州、桂林等多个重要大城市。更重要的是给予日军极大的打击,在整个45年的广西境内的反攻作战中,日军各部损失都甚为惨重。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

中国方面的资料显示,这次战役中反攻的主要部队为汤恩伯指挥的第三方面军,该部伤亡7444人,但宣称歼灭日军13612人,可谓战果巨大。一般来说,抗战中,因为中国军队有夸大战果的习惯,所以中方资料显示的战果远远大于实际歼敌数字。有的甚至大到了离谱。笔者便从零散的日军资料中找寻答案。

  我曾尝试过对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的“平型关战斗”加以考据和研究。与八路军其他战斗相比,平型关战斗留下来的史料还较为丰富。因为这次战斗是中共在抗战期间进行的两次影响最大的作战之一,各种研究和考察甚多,导致披露出来的档案史料相对亦多,连参战主力六八五团的战斗详报和林彪等给前总的战果电报等,研究者都可以看到。同时,日本人也一度对该次作战给予了一定的重视,当年不仅发掘出参战汽车队和救援部队的战斗详报,并且有个别研究者和作家后来还做了较详尽的战场及作战经过的调查研究。再加上当时国共合作刚刚开始,双方往来电报甚多,国民政府这方面也留有一些战报和电报资料。借助三方面史料对这一战斗发生原因、经过,以及双
方交战部队、地点、伤亡及缴获等进行考察的结果,固然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推进此前研究,澄清一些史实,但由于当时条件下八路军和日军史料都存在较大缺失,因此到最后还是有一些重要的微观史实和双方具体死伤数据难以确定。  这方面的情况在2001年以后出现了一个可喜的变化。在村山首相任内,日本政府通过了一项推动档案开放的决定,为此专门成立了亚洲历史资料中心,组织人力、物力陆续将日本政府外务、防卫等部门收藏的大量涉及近代以来日本对外交涉及战争方面的史料进行了电子化处理,并公布于网络上。时至今日,该中心披露的可供研究利用的日本战史资料已经十分可观,包括披露出不少新的参加平型关战役各部队,连同被八路军伏击各部的战史资料。

首先拿到的是作为日军核心师团第13师团65联队的资料。该联队在45年期间战死官兵总计582人。再对比下该联队在38年武汉会战中作战损失是战死226人,可见在广西该联队的损失是何等之大。在看看在13师团旗下的步兵116联队情况,根据116联队史记录,在45年总战殁647人。

图片 3

13师团旗下的步兵104联队并无总的人数统计,但根据其《104联队物语》中不完整的战死者名单,仅都安作战和桂柳撤退作战中,战殁者人数已经达189人。特别是在五旗岭战斗中,为救出被中国军队包围的独立混成第88旅团。首先投入的第104联队第一大队损失巨大,其中第4中队参战官兵80人,一仗打下来竟伤亡55人,而随后参战的第3大队各部也同样损失惨重,第11中队一次冲锋下来损失达到了2/3,而第三大队大队长宫本大尉面对这样惨烈的战斗已然有了“为实现目标,全员玉碎的决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